[杯] 崩壞文 慎入 ( = 口 = 居然是文區第一篇欸!)

向下

[杯] 崩壞文 慎入 ( = 口 = 居然是文區第一篇欸!)

帖子  孤步小天 于 周日 一月 23, 2011 2:57 pm

哇嗚~崩文什麼最喜歡了(把這瘋子拖出去!

> < 打的很興奮(?)我會到處亂說嘛?

--



CP:菜田(?) 女王奧(? 依舊是問號) 小松井*SU醬

雖然看起來很血腥 但是真的木有寫到血腥的地方

嘛~新手文 各位大大們懂得 以寬容的眼光看待吧(欸?!


> < 第一篇欸 有種榮耀(?)的感覺


--


層層細密的紅線將不知是什麼材料的皮料一片片緊串在一起,不像皮革那樣兼顧,沒有絨毛的柔軟、更沒有布料應有的彈性,觸感卻如此熟悉。冰冷的溫度將茶杯包覆其中,因為久浸於花茶中而散發淡淡香味。仔細聞…不難發現透著一股酸味。這個奇怪的杯套,擺放於一塵不染的高級茶几正中央,背後的故事、如同童話結局般…王子和公主在一起、直到永遠。

--


修長的手指壓下音符,悅耳的音樂從房間竄出,最終、停留在那甜美笑容的嘴角上。

”難得靜香那麼有興致。”輕將門把轉開,如此細微的聲響卻令房間內的兩人立即站起,音樂驟然停止。

『小姐。』鋼琴前方的女孩恭敬的彎下腰行禮。房間的另一頭,方才從沙發站起的混血女孩,臉上有著不屬於這年紀該有的冷漠,僅僅是微微點頭,算是招呼了。

『嘛嘛,靜香,我說過叫我Amina就好了。』亞美菜一邊說著,一邊向石田走去,帶點戲謔的停在她面前,用裝飾美麗的指甲輕刮過那漸漸僵硬的臉頰。『我們家的小石田長大了呢…』在向前靠近一步、抬頭,柔軟的唇點在嘴角上,滿意於對方弘道耳根的害燥,咯咯笑著退開。

『我…咳…』這個多年可不是白白訓練的,石田從口袋掏出隨身碟,鎮定的交給亞美菜。『這是您交代的。』雖然,紅透的臉頰和微微顫抖的語氣出賣了自己。

『嗯,謝謝囉,我要和奧玉談一下,妳先回去休息吧。』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般開心的接下隨身碟,隨即下了逐客令。

『我先退下了。』是自己的工作,當然…對裡面的每一條資料、每一張照片撩若於掌,也因為這樣…心才會痛的無法呼吸,剛才那輕輕的一吻,更是讓傷口破裂的更大。
--


高級深褐色沙發旁、雕刻精美的木桌上,奧早已江筆記型電腦擺放妥善。

『這人是誰?!』嘴角邊的笑容隨著一張張跳出的照片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無法抑制的怒氣,電腦屏幕上兩個女孩親暱的摟在一起。

“啪!”一聲,滑鼠狠狠砸到那耀眼的笑容。

『下面有資料。』面無表情的將滑鼠放回原位,可愛的聲音卻沒有任何感情。

『唸給我聽,我不想看到那張臉。』那是我的,憑什麼…怎麼可以…

『松井朱里奈,1997年出生於名古屋,家庭成員:父、母、一位姊姊,在校成績優異也活躍於社團與各項體育活動,與佐藤堇同校,兩人關係密切,像…』小奧微微牽動嘴角,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,『王子和公主一樣,佐藤堇也稱她”王子樣”。』

『我不聽、不聽。』亞美菜雙眼緊閉,歇斯底里的叫著,把所有雙手可即的物品都扔像地板。“乓”桌上的高級茶杯也無法倖免於難。 手邊在也沒有東西摔後,怒氣便朝身邊唯一的人發洩。

『不管,我不喜歡他,妳要想辦法。』沙發上最後一個抱枕狠狠的砸去,卻被輕鬆接住。

『好的,兩個星期內會來匯報。』小奧微微皺眉。如果不是她…如果是那人的女兒,也會這樣蠻橫不講理嘛?是不是選擇錯了…還是情願相信她所決定的一切阿…

『一星期!』股著臉,亞美菜不滿的向後躺,整個人橫躺在沙發上。

『嗯,我先去準備了。』腳下的步伐是緩慢的,腦裡卻速度運轉著。

『等一下。』突然,亞美菜笑了,叫住已經在門邊的奧。『我的杯子摔破了,幫我弄一個來。』微微瞇起眼睛像是想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似的。

『三個星期。』奧說完便轉身離去,留下amina臉上詭異的笑容。




--

『夫人,小姐要以古法製杯,受刑人為佐藤堇的愛人、松井珠里奈,是否…按原計畫進行?』垂手立於門邊,這時的奧真奈美臉上比方才多了分尊敬。

『奧玉,辛苦你了。』說話的是辦公室前,揉著太陽穴的短髮女子。

『這是為了亞美菜好…按計畫進行。』比起從前,臉上在也不曾出現那戲謔的表情,似乎為什麼事心煩著,內疚、或是悲痛…

『是。』恭敬的低下頭,奧向門口退去,正要關上門時,裡面飄來一句:『雙人杯,內裏用金線。一起走…SU醬也有個伴。』最後那親暱的稱呼,更像是囈語…

光亮的房間語昏暗的走廊被門相隔開來,柔軟的地毯上蹲著一個臉上滿是悲痛的混血女孩,喃喃自語著。『我什麼時候…才能真正替你分擔煩惱呢?小麻里。』


---

脊尾斷、家脈斷。指骨製杯,膝骨製碗、頸下皮,覆於身、腿骨折、斷牙舌、血染杯、魂繞口。幼黑長白、男藍女紅、縫線於掌下三吋。


--

『石田,兩個人都在裡面了,用具準備好,你…』小奧將手上的資料交到石田手上,突然問了一個問題。『她愛的人和她討厭的人,妳比較討厭哪個?』

剛拿到手上的資料被微微捏緊的拳頭押上皺痕,如心理的波折般。『她愛的人。』堅決的語氣、抬頭,對上那若有所思的票兩瞳孔,或許…這樣很自私,但為什麼…她可以得到亞美菜從來沒給過任何人的愛…?

『佐藤堇,佐藤亞美菜為同父異母的姊妹。』不理會石田臉上的驚訝,小奧繼續說著,『妳來動刀吧,實習那麼久了也差不多了…先喂藥,她的血脈…我下不了手。』

『嗯…妳呢?她愛的人和他討厭的人,妳比較討厭哪個?』兩人並肩往地下室的內門走去,像是要減輕在新中強烈的緊張感似的,石田問了身邊的前輩同樣的問題。

難得,小奧臉上出現原本在這年紀所擁有的笑容,『剛好…是同一個人呢,她喜歡、和她討厭的。』







陳舊的暗紅色筆記本上,被添加了兩個名字。


-西元2011年1月23日 佐藤堇

-西元2011年1月23日 松井珠里奈






一片沾了血漬的櫻花花瓣飄落至花茶裡,王子和公主依然幸福快樂的在一起,直到永遠。
avatar
孤步小天

帖子数 : 2
注册日期 : 11-01-08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